歩看书 - 修真小说 - 诡异世界,我能敕封神明在线阅读 - 第四章 御龙氏

第四章 御龙氏

        将天蓬变拿在手中,崔渔看着封面上古朴的三个大字,恍惚中一股诡异、扭曲、冰冷的气息弥漫,顺着手指向身躯侵袭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那一刻崔渔似乎看到了一望无际的深渊,有一双猩红的眼睛在深渊中跨越彼岸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一刻崔渔大脑空白,任凭寒流灌入脑海。

        【侵袭+1+1+1+1】

        【转化神力+1+1】

        所有的诡异之力才进入体内,就被天赋神通篡夺转化,化作了一缕缕神力被神血吸收,滋润着神血的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认识字!”

        崔渔盯着书皮那三个大字看了许久,终于将书皮放下,然后挠了挠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蓝色的书皮上,三个漆黑大字犹若是鬼画符,细一看那三个大字仿佛活了过来,化成三个飞天遁地游走在虚空中的诡异虫子,欲要挣脱封面飞出来,扑入崔渔的眼睛里,将其神魂吞噬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蓬变?这不是那老道士的命根子吗?怎么在你手中?”就在崔渔拿着书籍感受体内神血增长之时,一道清脆的话语在其耳边传来,伴随着道道温热,小丫头不知何时来到崔渔耳旁,直接趴在他的肩膀上,盯着书册发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直视,否则会被污染了精神,化成诡异之物。”崔渔连忙将伸出手去捂住手中小丫头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安啦安啦!区区一本书籍,岂能污染了我?”小丫头满不在乎的拍开崔渔手掌,伸出白嫩嫩小手,直接将天蓬变书籍拿在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此一幕,崔渔心中大惊,自己尚且无法抵御书册入侵,可这小丫头竟然有如此本事,岂非凡俗中人?

        “平日见那妖道将书籍当成宝贝一样供着,想要看一眼都不行,想不到终究还是落在我的手中。”小丫头欢快的翻着书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识字?”见到小丫头翻看书籍,崔渔来了精神,试探着问了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识字吗?”小丫头抬起头撇了崔渔一眼,面带诧异的问了句,然后继续低下头去看书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看着小丫头那副识字有什么大惊小怪,不识字才很奇怪的表情,崔渔闻言一肚子话语顿时憋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鬼世道,是想识字就识字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真的不识字吧?”少女看着崔渔,眼神中露出一抹俏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识字,你能把秘籍念给我听吗?”崔渔是个好学的人,被一个小丫头鄙视虽然丢人,但秘籍在前要是错过,那才是傻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真不识字?这么大人了,竟然不识字?”少女眨了眨眼睛,仿佛是是学堂中的夫子:“看你平日里就没有认真读书,和那些坏孩子一样。不过看你带我从妖道老巢里逃出来,我就读给你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女话语老气横秋:

        “此功法名《天蓬变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五万年前一位人族道士自号‘天蓬元帅’,自创修行之法,功成曰《天蓬变》。依此法修行,可逐渐在体内孕育一胎,胎成后化作太古大凶‘天蓬’。上可入九天揽月,下可入碧落苍穹,勾销生死籍。飞天遁地无所不能。此法极为凶戾,修炼日久智慧渐退思维迟滞。功成后不可入睡,一旦入睡便是百年,灵魂熬不过去就会腐朽,在躯壳内诞生新的灵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女声音清脆,摇头晃脑阴阳顿挫的读着,头上丸子来回摇晃:

        “禁忌1:不可吃猪肉。吃猪肉会付出以下代价:因果逆转真身变成黑皮猪。同门修士吃一头黑皮猪者,可增加天蓬变修炼速度十日。可抵御嗜睡之力,免去睡眠。】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禁忌2:不可沾染女色。沾染女色,会被诡异之力入侵,成大补灵猪,为修士、妖魔之臻爱。吞服灵猪肉可延年益寿增补道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崔渔闻言心头一惊,听闻禁忌之法后若有所思,随即想起一件事情,此功法既然禁女色,那龙女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听着少女诵读眼前的书籍,崔渔此时心中恍然大悟,方才知晓为何那道士培育出一群徒弟,并且以徒弟为食物。

        道士将徒弟变成猪,一是为了增加功力,二是为了抵御天蓬变的弊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好的一个正派功法,却偏偏被那妖道改成妖魔功法。”那边少女忽然停下诵读,忍不住开口吐槽了句: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过这天蓬变虽然很好,但却太容易被人暗算,一旦吃下猪肉,就会破功化作诡异…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女摇头晃脑:“须是深山隐士才能修炼,而且还不能被人知道这致命破绽,和我武家的《神造经》差太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功法虽然破绽大,还怕女色、猪肉,但这功法对我来说却刚刚好,正合适。这两条禁忌对我来说不算禁忌。”崔渔眨了眨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诡异之力入侵?

        他不怕啊!

        他反倒是怕诡异之力不入侵。所有诡异之力,都只会是他的养料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这个世界的修炼功法似乎有些邪门啊!

        破了禁忌直接变成猪是什么鬼?

        那边少女面带不屑,一边说着将书籍重新扔回来,落在崔渔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不读了?”崔渔手忙脚乱小心将真经接住,一双眼睛看向少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等鸡肋书籍,看之何用?”少女傲娇的仰起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崔渔闻言无语,爱惜的抚摸着书籍:“对你来说是鸡肋,可对我来说却是无上真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劳烦你费点口舌,在帮我读读吧。”崔渔上前商量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女一双滴溜溜的大眼睛盯着崔渔,无辜的眨了眨:“崔渔,你该不会以为我真的认识这书册上的字吧?我今年才六岁,还没念族学启蒙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先前读的???”崔渔满脑袋问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道士整日在我耳边絮絮叨叨,我无意间记下来的。”少女露出古灵精怪的笑容。

        崔渔笑容凝固在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才对嘛!

        这才是自己认识的那个捣蛋鬼,差点将老道士淹死的捣蛋鬼!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记得自己是哪家人?”崔渔转移话题,他怕自己忍不住一拳锤在少女脸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挺好的少女,可惜长了一张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记得,本天才三岁就已经过目不忘。”少女一双眼睛看向崔渔:“崔渔,你既然把我背出来,是想要送我回家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,你记得路吗?”崔渔问了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时被那妖道给打晕了,我都不知此地是何方,怎么会知道自己家去哪里?”少女皱了皱眉:“不过你替我寻一座土地神庙,我自然有回家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寻到土地庙怎么回家?难道这少女是土地的女儿?

        没等他想明白,少女又开口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话说你小子不错啊,那孽龙都被你勾搭上了,龙美人的滋味怎么样?”少女凑上前如水的眸子盯着崔渔,露出八卦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什么都知道?”崔渔笑容僵硬在脸上,一双眼睛盯着眼前少女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可是他崔渔的人生污点!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么屁大点地方,什么事情能瞒得过本小姐?”少女抱着双臂看向崔渔:“你小子有点本小姐的味道,为了活命色相都牺牲了,就冲你这不要脸的劲,你要是跟在本小姐身后,咱们一定可以成为大周王朝的‘败类二人组’。你我二人大名必将名垂千古,成为整个九州的传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?以后跟我混吧。”少女笑嘻嘻的拍着崔渔肩膀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明媚皓齿的少女,崔渔脸有些火热,心中升起一个念头:挺好的少女,可惜长了一张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怎么抵抗这书册上力量的?”崔渔选择转移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血脉啊!”少女看着崔渔,面色诧异:“你能破了那天蓬变的禁忌,也该是异人啊,怎么连这个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异人?血脉者?”崔渔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又冒出个异人、血脉者了?

        这究竟是一个什么世界?

        “异人就是血脉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古之时,有妖魔等种种不可思议的力量纵横世间,人类夹杂在诡异之中,为百族口粮。然而人类终归是有一些幸运儿,在鬼怪侵袭的过程中不但抵抗了诡异之力,还将那种诡异之力保存在血脉中,一代代流传下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一些幸运儿,在那些开天辟地的古老存在寂灭之时,融合、沾染了诸神的本源法则,烙印于血脉之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崔渔闻言心中恍然,到有了几分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女在一旁絮絮叨叨的道:“比如我人族初代血脉者人皇:伏羲。乃是雷神寂灭于雷泽,华胥氏误入雷泽,而雷神重生于华胥氏体内。方才有我人族崛起,在人皇伏羲道带领下开始反抗天地八方的诡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人族的血脉虽然只是最普通的废血,但却可以容纳诸天百族血脉。那些不朽的神灵为了延续寿命在活一世,都纷纷借我人族血脉重生。总有一些重生的神灵会留在人族,或者是在人族留下传承,教我人族一些抵御诡异的办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人皇伏羲?华胥氏?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女声音清脆,听的崔渔心神激荡,早就知道这个世界有神灵,可听到那熟悉的名字之时,还是不由得整个人血脉沸腾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惜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少女声音低沉下来:“我人族的太平日子要到头了,真正的大乱之世要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说?”崔渔连忙开口追问:“如何大难临头了?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练气士与血脉者已经快要到水火不容的地步了。我人族历经三皇五帝,共计四万八千年,不断驱逐鬼神镇压天地,日益强盛在天地间站稳跟脚,逼得鬼神绝迹,不断退出中土世界,我人族气数日益强大。可惜,周文王与武王与得练气士之助,与四方诡异盟约,推翻禹王的大夏朝后,大肆祭拜诡异,将无数诡异敕封为我人族神灵后,举族以香火供奉,我人族气数就已经在难镇压中土世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崔渔闻言一愣:“大周?现在是什么时代?难道是周朝?周天子在位?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女翻了个白眼:“不是大周还能是那个?大周开国五千年,周天子与周文王早就作古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少女面色迟疑了一下:“也不对,大周有神敕镇压天下,那两个老东西活着也有可能。近些年听说出现了一个天宫,没准是大周在背后捣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女不过三言两语,可透漏的信息实在是太过于巨大,叫崔渔整个人不由得头晕脑胀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周开国五千年?

        五千年是什么概念?比得上中国历史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喂!”少女忽然在崔渔耳边喊了声,打断了崔渔激荡的思绪:“你过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干嘛?”崔渔凑上前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女上下打量崔渔,然后伸出细嫩小手拂过其面颊:“没有奴隶印记,看来你不是奴隶。你是几等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几等人?”崔渔愣住。人还分等级?

        脑子里念头闪烁,原身可没有关于几等人的概念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你脑子呆呆愣愣的,不会连这个也忘了吧?”少女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等天子。二等诸侯。三等卿大夫。四等士。五等庶人。六等奴隶。你不会连这个都忘了吧?”少女拍了拍崔渔的脑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轰~

        崔渔脑子里犹若是一阵雷鸣,下一刻犹若潮水般的怨恨,夹杂着道不尽的杀机,铺天盖地的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是平民!

        一个最普通的平民!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得罪了一位‘士’,为了活命不得不流亡他乡,干脆寻访仙道。

        起因是一个奴隶!

        一位‘士’的儿子看上了自家美丽女奴,他与女奴从小相依为命,虽然是奴隶与主子,但却情同姐弟。

        崔渔的脑子里一道人影闪烁,一道令人心惊动魄的美丽容颜,此时不由得闯入心神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便是见过二十一世纪的无数妹子,他也依旧为之惊艳。

        记忆中的女子虽然一袭粗布麻衣,永远都是哪身补了又补的粗衣,可依旧是素面朝天美的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是士?

        大大小小的贵族们都会禄养着一群专门负责打仗的人——这些人在战场上是斗争的主力,在平时是保卫贵族最可靠的集团,这些人被称之为“士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像后世的‘士族’‘士兵’等等,都是这个称呼的演化。

        士,即相当于后世的将军,专门为贵族保驾护航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什么?”少女收回手掌,声音将崔渔自记忆中拉回来,眼睛开始发亮:“看你文文弱弱可不像‘士’。我想起来了,你在妖道哪里只学了半个天蓬变,却破了那妖道的手段,必然是血脉之力。莫非你是贵族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像我一样被拐过来的贵族吗?”少女问了句,又疑惑的摇摇头:“可你这么大了,又不识字,不太像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129/129445/30145707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