歩看书 - 修真小说 - 诡异世界,我能敕封神明在线阅读 - 第二章 龙女

第二章 龙女

        妖道看着崔渔,看的崔渔毛骨悚然,心中暗自哀嚎:难道今日就是我崔渔殒命之日?我才刚刚获得金手指,我不甘心啊!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崔渔准备提取金手指,进行物质转化和妖道拼个你死我活之时,道士嘴角裂开,嘴唇张开无声的道了句:“先让你活几日,不让你受够罪,就这么叫你死掉,便宜你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来,给我将这头猪拽出来!”妖道指向崔渔旁边的肥猪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肥猪见妖道指向自己,顿时面色惶恐,散发出凄厉的哀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五师兄!”看着一窝蜂涌入猪圈的诸位师兄弟,被按倒在地的肥猪,崔渔原身涌出一股记忆。

        杀猪的惨叫声不绝于耳,崔渔眼睁睁的看着五师兄所化的黑猪被一群道士宰杀,此时心中不由得涌出一股兔死狐悲物伤其类的悲绪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双眼睛透过栅栏缝隙,看着外面大笑的众人,热气腾腾的大锅,炖肉的香气不断在大锅中扑鼻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一红衣女子,容颜妩媚娇柔,云鬓高挽,正蹲在大锅前烧火,一边烧火一边低声啜涕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群身穿古朴道袍的汉子,正手持杀猪刀不断剔肉,砍剁大骨头,看起来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大锅中的肉,地上血淋淋的泥土,剁大骨头的声音就像是一道道催命魔音,直接剁在了崔渔的心坎上,剁的崔渔小心肝发颤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崔渔蹄子一软,直接跪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说不害怕是不可能的!

        那喷喷的猪肉香气,变成了催命恶气,叫他身体抽搐不断作呕。

        猪圈外,十几个道士嘻嘻哈哈,满脸欢喜的杀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傅,咱们圈内剩下的这四头猪,可够你杀一阵子了。”其中一个身穿道袍,满脸黑瘦,一看就是常年苦力的汉子一边灌肠,一边大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不知道,如今天下康定,百姓生活富足,手中有了余钱,猪肉也卖得好。”道士笑眯眯的摸着拂尘,站在旁边轻笑:

        “剩下四头猪,也就够卖七八天而已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今个咱们师徒畅饮,不醉不休。”一边说着妖道的目光有意无意的看了猪圈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听着猪圈外的议论,圈中崔渔更是心中惶恐,但却依旧强忍不适,静静的坐在猪圈内恢复力气,思索着逃跑的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机会!有一劳永逸,永远解决麻烦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仔细回忆原身记忆,崔渔绞尽脑汁,脑海中终于理顺出一个头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些人在喝酒,按照往日习俗,要不了多久,就要喝的醉醺醺,到时候我就可以趁机逃出去。那妖道似乎修炼《天蓬变》也修坏了脑子,整个人的脑袋也不太灵光,有了猪的特性,喜好吃睡。”崔渔趴在圈里,一双眼睛透过栏杆盯着外面的屠夫,眼神中点点煞气在流转。

        逃?

        他能逃到哪里去?

        记忆中妖道可是能御空飞行的,而且天蓬变最善于捕捉契机,他根本就逃不掉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那妖道行凶数年,也不是没有师兄半路逃走,可惜下场都变成了盘中餐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记得师娘说过,有师兄察觉到危机想要逃走,可惜都失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天蓬变身为修行功法,自然有无法避免的代价,妖道虽然没有具体和自己说过,但平日里通过诸位师兄的表现也能猜测一二。

        具备真的猪性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妖道也有破绽!而且还是致命的破绽。”崔渔整理前身记忆,不断回忆师娘说过的话,还真发现那天蓬变有个致命破绽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无法逃走,那就只能拼死一搏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,等待的时间最难熬,也不知崔渔趴在地上等了多久,才见那一群汉子醉醺醺散去,道士关上屋门呼呼大睡,呼噜声震动天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又等了一会,崔渔才自黑暗中爬起身,一双眼睛看向猪圈门插以及天空中的明月,正要提取诡异之力,忽然只听一阵脚步声响,惊得做贼心虚的崔渔一个哆嗦,连忙爬在地上装睡,同时眼皮露出一道缝隙看向栅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月下一袭红衣,白日生火的女子,此时来到了猪圈前站定,一双眼睛呆呆的看着圈中崔渔,不知想到些什么,眼泪吧嗒吧嗒的掉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伸出纤细的手掌,将猪圈门打开,香风袭来,女子走到崔渔身边,不管崔渔身上污垢恶臭,细腻的手掌抚摸着崔渔的脑袋,低声喃呢:“崔渔啊崔渔,我打开门放你出去,你快走吧。你要逃得远远的,逃的越远越好,永远都不要回来。我知道你现在变成了猪,智力不断下降,很难听懂我的话,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说到这里女子啜啼不停,已经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边说着,拽动崔渔耳朵,试图将他拽醒。

        地上的崔渔听着女子低声啜啼,不由得眼睛眯起,回忆起原身的种种,下一刻发动天赋:

        “吞噬诡异之力,代价不必豁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伴随着崔渔发动天赋神通,身躯内一股奇异力量流淌,然后一道信息传入崔渔脑海。

        【姓名:崔渔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状态:神异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天赋:篡夺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神通:物质转化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代价:由猪变成人。】

        伴随着信息版面变动,崔渔已经由肥猪变成了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”看着地上的崔渔,红裙女子惊的捂住嘴巴,眼神中满是不敢置信,纤细玉指指着崔渔,一时间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怎么破了禁法?”师娘眼神中满是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既然敢反对师傅,自然有些准备。”崔渔自地上的泥泞中爬起身,顾不得身上的脏臭,抬起头看向天空中明月,问了声:

        “几更天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难道真的要?”红裙女子瞪大眼睛,目光里露出一抹惊悚,话语慌乱的劝阻:“不行的!那妖道已经修炼的刀枪不入水火不侵,你只是肉体凡胎的凡夫俗子,根本就拼不过他,还不如现在就逃命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逃?能往哪里逃?往日里逃走的师兄,那个不是被抓了回来?”崔渔深吸一口气,目光坚定:“事已至此,逃是死,不逃也是死,如今有了一拚之力,为什么不乾坤一掷?”

        女子闻言沉默,随即一把抓住崔渔手掌,抬起头露出坚定目光:“你既然想赌,那我就陪你赌一把。赢了咱们都获得解脱,要是赌输了,黄泉路上做一对亡命鸳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修炼天蓬变有一个致命破绽,那就是每天子时会变成猪陷入沉睡,除非遭受致命袭击,否则不会中途醒来。”红裙女子看着崔渔: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,你只有一次动手的机会,一击不中那妖道必定会醒过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崔渔吸了一口气:“几更天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子时到了,否则我也不敢出来找你。”红衣女子看向崔渔:“你真的想好了吗?现在逃命而去,虽然生机渺茫,但终究可以有一线机会。可是对妖道动手,以你的实力不过是以卵击石罢了,十死无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月色下红裙女子极美,看的崔渔一阵神情恍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必。取杀猪刀来!”崔渔吩咐了句。

        红裙女子闻言不在劝阻,而是走到旁边架子上,将殷红的杀猪刀取来:“这把杀猪刀,至少杀过三百修炼了天蓬变而化成的猪,对天蓬变的怪力已经形成了一定的克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杀猪刀殷红,上面还挂着白日五师兄没有沥干的血液。

        崔渔深吸一口气,二话不说拿起杀猪刀,径直向道士的屋子走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来给你带路。”红裙女子说了一句,攥着崔渔的手掌很凉,还在微微的颤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似乎很恨他?你不是他的妻子吗?”崔渔跟在女子身后,嗅着女子身上的香气,忽然开口问了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西海龙女,嫁去洞庭湖的路上,恰好遭遇人劫。渡人劫之时遭了算计,被他掠了过来。”红衣女子恨的咬牙切齿:“可惜崂山道观势力庞大,洞庭湖水脉根本就不是对手,只能忍气吞声。他拔了我的龙鳞,抽了我的龙筋,叫我不能腾云驾雾返回故里,更不能回秉父君救我。那厮修炼天蓬变,正要借我血脉御水增长道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龙女?这世上真的有龙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崔渔闻言一愣,然后攥紧杀猪刀,此时脑海中又翻滚出一缕记忆。

        二人一路悄声匿迹穿过屋子,来到了妖道的睡房,人还不曾靠近,就听一道道鼾声如雷遥遥传来。掀开门帘一看,却见炕上不见人影,唯有一只三米长,长满了花纹的老野猪,此时鼾声擂动乾坤,震的房梁上灰尘洒落,窗纸不断作响。

        红裙女子看向崔渔:“现在反悔,你还来得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有反悔余地吗?”崔渔面露杀机:“唯杀而已。况且,我未必杀不死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崔渔深吸一口气,提起杀猪刀,一步迈出来到炕上,看着花猪,每一根毛发都如钢针一般,果然是铜皮铁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铜皮铁骨?正是成也天蓬变,败也天蓬变。你因为天蓬变害我,我因为天蓬变获得神通。”崔渔冷冷一笑,下一刻天赋神通‘物质转化’发动。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129/129445/3014570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