歩看书 - 修真小说 - 诡异世界,我能敕封神明在线阅读 - 第五章 调禽

第五章 调禽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是贵族!”面对少女黑白分明的眼睛,崔渔没有选择撒谎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确实不是贵族!

        不但不是贵族,就连士大夫阶级都算不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!”少女断然摇头:“你不是贵族,没有血脉之力,怎么破解诅咒的?难道是士大夫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不是士大夫。只是一个平民而已!”崔渔表情平淡,虽然自家不是贵族,但却并没有觉得贵族有什么了不起,比自己高贵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没有血脉之力,是如何破解诅咒的?”少女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崔渔不言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平民?”少女不敢置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倒是个怪人。难得有胆有谋!”少女拍着崔渔肩膀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女打量着崔渔,精致的娃娃脸扬起,滴溜溜的大眼睛看了一会,才娇憨的推了推崔渔肩膀:“手臂伸出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做什么?”崔渔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伸出来就是,我堂堂大贵族,堂堂天之骄女,还会对你区区一个小平民不利吗?”少女没好气的掐着崔渔肩膀细肉。

        崔渔无奈,只能伸出手,递到少女身前: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女将崔渔胳膊上破旧麻衣撸起,左手食指伸出,却见细腻如牛奶般的手掌上,浮现出一滴银白色血液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不等崔渔反应过来,少女已经在崔渔的手臂上烙下一道奇怪符号,那符号化作流光,顺着肌肤毛孔渗透入崔渔的肌肉内。

        【姓名:崔渔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状态:人神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天赋:篡夺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神通:物质转化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发现诡异之力入侵,篡夺之后可获得‘调禽’之术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需要御龙氏血脉。若无御龙氏血脉,每操控一只妖兽,就会获得其随机器官一个。如:狐狸尾巴、兔子耳朵、老虎脑袋等。】

        【代价:可豁免。】

        崔渔见此不由一愣,心中闪过一道念头:“获取神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然后崔渔脑海中就多了一缕信息。

        顾不上去查看信息,少女此时得意洋洋的抓着崔渔手臂来回摇晃:“从今天起,你就是我的‘武士’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崔渔一愣,看向手臂上若有若无的银白色印记,诡异之力入侵竟然没有将这印记洗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崔渔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我御龙氏的标记。”少女得意洋洋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御龙氏?”崔渔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据说在太古之时,我御龙氏曾经操控一头九天应龙,相助黄帝镇压魔主蚩尤,为我人族平定立下汗马功劳。可惜如今天下太平,大周与八方诡异盟约,龙族受封周天子,已经与我等同殿为臣,我御龙氏空有控龙之力,却也捕捉不得四海真龙。”武照的眼神中露出一抹低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御龙氏的血脉需要真龙滋润,否则威力会一代不如一代,自从周天子盟约鬼神之后,我御龙氏五千年没有捕获真龙,只能培养龙蛇之属勉力维持,已经一代不如一代了。”少女眸子里露出一抹幽幽:

        “本来那西海龙女渡劫,是我家老祖暗中谋划,教我趁机将其捕获,成为我御龙氏的底蕴,可惜竟然遇见了崂山练气士,破坏了机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女说到这里恨的咬牙切齿:“这笔帐,终有清算的一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崔渔闻言心头发冷,他似乎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武士是什么?”崔渔不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以后我成为了贵族,你就是我的从属士族。我要是成为君主,你就是我的诸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年人的悲喜,来的快去得也快,此时得意洋洋的晃动崔渔手臂:“你是平民,地位太低,只值两头牛的钱,未免有些贱,万一日后你碰到个残暴的贵族将你杀了,岂不是可惜?有了这个印记,你就是我的人了!管她什么贵族,都需给我三分薄面。当然,前提是你不要自己去主动触怒贵族,自己去作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?我对你好不好?”少女的脸上充斥着一抹得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玩意对武士也管用吗?”崔渔忽然想到那个大贵族的武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区区武士,岂敢不给我御龙氏的面子?”少女嗤之以鼻,随即压低声音:“不过要是在荒山野岭,四下无人的地方可不好说了。对方杀了你,日后想要追查都做不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崔渔闻言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了半天,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?”崔渔忽然恍然,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武士,你记住了,你的主君叫:武照。”少女忽然扳起笑脸,一本正经的做了一个怪异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扑哧~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少女古灵精怪一本正经的模样,崔渔忽然笑出声。少女小脸顿时垮了下来,不满的嘀咕着:“我可是你的主君哎,你这样叫我一点威严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主君,小屁孩一个,信不信我现在将你给那道士送回去?”崔渔揉着少女头顶的丸子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少女小脸垮了下来:“崔渔,以后人多的时候,你可不能这样。我武照将来可是要成为国主的人,总有一日我要推翻这狗屁的诸神盟约,重现三皇五帝镇压天下的气魄,叫天下都知道我御龙氏的名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崔渔笑着应了句:“好,以后在人前,我就敬你三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女眸子亮了,然后就像是哈巴狗凑过来:“话说你先前怎么将那道士弄死的?那妖道修行天蓬变,一身修为不说通天彻地,却也铜皮铁骨是个滚刀肉,算得上大妖魔。你才修行几个月,也能弄死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那龙女的本事。”崔渔打马虎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少来,小爬虫要是有那般本事,也就不会被抽去龙筋与龙鳞了。”武照不满的看着崔渔:“崔渔,你可不要糊弄我!我可是你的主君,你我荣辱与共,咱们之间没有秘密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少女凑过来的脸,还有那鼻翼间淡淡的清香,崔渔伸出手捏了捏少女白皙脸蛋,只觉得弹性惊人:“大人的事情,小孩子少打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先去找土地庙,我送你回家。”崔渔转过身,叫少女趴到自己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砰~”

        少女没上崔渔的背,而是一脚踹过来,将崔渔踹个踉跄,然后抬起头看向丛林中的鸟儿。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口中胡哨传出,方圆十里内成百上千的鸟雀振翅而来,成群结队颇为壮观。

        崔渔惊奇的看着这一幕,眼睛里露出一抹好奇:这就是血脉之力?这就是异人?

        下一刻鸟雀散去,唯有武照静静的站在原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崔渔没有打扰,过了一会就见一只麻雀飞来,落在了少女耳边低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再见了,十里外有一座土地庙,记得去御龙氏找我。”少女看了崔渔一眼,迈着大步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要我背你?”崔渔连忙跑过去追问了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用不着。哼!”少女傲娇的瞪了崔渔一眼,下一刻就见漫天鸟雀回返,然后瞬间扑了过来,拖着少女御空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此一幕,崔渔惊的瞪大眼睛,连忙快步追赶而去:“等等我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见!再也不见!你这个不合格的武士。”少女傲娇的哼了一声,人已经消失在了天边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空荡荡的天空,崔渔有些发呆:“这究竟是一个什么世界?”

        感受着体内的五缕神血,此时光泽暗淡,显然先前斩杀妖道之时已经尽数消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想要恢复神血的力量,要汇聚五谷精华,以全身的精气神去孕养,多吃有灵性的东西。”崔渔体内有神血,自然已经知道神血的特性。

        神血虽然只有五缕,但却具备不可思议的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他的感知中,气血内一股股契机被神血吞噬,伴随气血被吞噬,神血也在逐渐恢复一缕光泽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怀中的《天蓬变》也在不断提供诡异之力,崔渔略作估算,要不了一个时辰便可再次恢复神力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看自己获得的异术‘调禽’,不由得抓了抓头:“调禽之术也分等级。大体是与神力多寡有关的,神力通天者可操控神兽龙凤麒麟。次者可降服妖王、大妖。再次之是山中狼虫虎豹。再再次之就是家禽、鸟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关于神通的介绍,崔渔很明显的发现,貌似自己只有操控寻常鸟雀的资格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说狼虫虎豹?

        不一口把他给吞掉就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崔渔一双眼睛看向天空中的鸟雀,略作沉思之后摇了摇头:“先回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的调禽术等级太低,想要抓鸟雀就不是一个简单的活计。

        思来想去崔渔无处可去,只能想到回家,想起家中的父母,一股焦躁在心中升起。

        原身可是留下一个乱摊子等着他收拾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原身家住河州卫两界山李家村

        家中日子虽然困苦,但靠着给贵族种地,却也勉强活得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自家有个美貌奴女,被‘士’的儿子给给盯上了,原身死活不肯卖奴隶,那‘士’的公子竟然登门强行买卖,于是少年人血气翻涌,直接将那‘士’的儿子给开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记得当时那人满脸是血,整个院子乱成一团,然后原身趁机连夜逃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回想到这里,崔渔心中便不由得涌出一股焦虑,就像此事是他亲身经历一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不知是我觉醒宿慧,还是什么原因,此事犹若我亲身经历一番。若不曾觉醒记忆,少年人不懂事也就罢了,跑也就跑了,自此流浪天涯。可是我身为一个成年人,当然知晓其中的厉害,我是趁乱跑了,可爹娘、弟弟、小妹怎么办?那个‘士’绝不肯善罢甘休。”崔渔一边走着,脑子里无数念头闪烁。

        士,不算贵族,是贵族养的军事首脑,相当于封建王朝的将军,专门为贵族打仗。

        后世的卫士、武士等词汇皆来源于此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不算贵族,但身为为贵族保驾护航的人,地位绝对不低。

        崔渔脑子里无数念头闪烁,将包裹里的银子掏出来数了数,然后又看向手臂上的印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总归要试一试吧!我不知道这个世界有没有心魔,但我绝不能见死不救。事情已经过去了三个月,只希望一切还来得及。”崔渔感受着体内缓缓运转的神力,此时神血已经重新恢复了金灿灿。

        来时道士带路,回去的时候崔渔可犯了难,到处都是一摸一样的树林,他只晓得大致方向,根本就不记得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胡乱走下去,不知要多走多少弯路。

        沉思许久,崔渔干脆在一个大树下停下,抬起头看向树上的鸟窝,打量了许久后才将身上衣衫脱下来,然后攀登到树上,来到了硕大的鸟窝前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是什么鸟窝,崔渔看了一会判断不出,攀爬上树拿出绳索衣衫,开始在鸟窝上布置陷阱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从妖道家中离开,崔渔带了一段绳子,然后小心翼翼的将衣裳撕开,制作出一个套子,在用一根树枝撑开套子,然后就小心翼翼的爬下树。

        找不到回家的路,崔渔心中有些庆幸,自己得了调禽术。只要抓到一只鸟,不拘是什么鸟,只要抓到后他就能借助鸟雀来辨识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一点点流逝,崔渔下了大树也没有闲着,开始收集干柴准备火焰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可不会忘记野外求生的法则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这原始社会,谁知道有没有野兽?

        亦或者有没有妖怪?

        升起一堆篝火,终归是多了一丝安全感,给了自己一丝丝保障。

        夕阳逐渐夕下,空中鸟雀纷纷归林,崔渔一双眼睛看着鸟巢,却始终不见鸟雀归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早知道就该叫她给我留下一只鸟雀,否则怎么这么费劲?”崔渔嘀咕了一声,忽然只听一道格外有力的振翅声响,惊的丛林内鸟雀四散,一道黑影划过眼前,接着鸟窝上传来‘崩’的一声响,陷阱被弹开,然后大树上落叶纷飞,一阵剧烈的挣扎声响起。

        见此崔渔眼睛亮了,看着枝叶内挣扎的黑影,连忙伸出手向大树爬去:“落入陷阱了。这绝不是一般鸟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崔渔手脚麻利的爬上树,随着不断靠近,一道拳头大小的身形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雀鹰!”

        见此崔渔不由得大喜过望。

        雀鹰虽然只有拳头大小,但绝对是当之无愧的猛禽,专门以鸟雀为食,更能捕杀比自己体型大的鸟雀。

        雀鹰绝对是‘雀’科种类中的霸主,甚至于会捕杀蛇类。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129/129445/30145708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