歩看书 - 都市小说 - 瞻前顾后在线阅读 - 第206章 你都是我的

第206章 你都是我的

        早晨,沈羲浔和陆瞻吃完早餐,沈羲浔刚要出门,陆瞻跟在身后,说道:「我送你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不用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说完,又发觉可以用,随即改口说道:「好。」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一起下电梯,沈羲浔的手在陆瞻温热的手掌里面,整个人像是跳到棉花糖里,又软又甜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上午,沈羲浔心情都很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临近中午,楚楚来沈羲浔办公室,约沈羲浔吃饭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不去,陆瞻回来了,我们要一起去看婚房。」沈羲浔顺便把戒指在楚楚眼前晃晃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中午不吃了,狗粮喂饱了。」楚楚大摇大摆的出门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暗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楚楚刚走,季行又过来,说道:「羲浔姐,今天晚上是和坤厚医院来副院长的饭局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看看日历,突然意识到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今天晚上不行,往后推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这是约了两次才约来的,你确定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确定,还有,这两天晚上不要安排了。」沈羲浔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季行应下,悄声八卦道:「羲浔姐,今天心情不错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挺好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像是恋爱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顿了两秒,说道:「比恋爱开心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季行点点头,表示你开心就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午,陆瞻等在焱诚楼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照照镜子,镜子里的她整个人散发着光芒,闪闪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上车后,沈羲浔先凑过去亲了陆瞻的侧脸一口,陆瞻直接封上沈羲浔的唇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碍于前面有兰明,不好意思的回应陆瞻几秒立刻推开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瞻看到沈羲浔的耳朵泛红,脸上露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把沈羲浔的手抓在手心,问道:「中午想吃什么?吃完饭,我们再过去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永安门那家炸酱面吧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好。」

        兰明会意,将车往永安门的方向开。

        中午吃饭的时候,沈羲浔的觉得她对陆瞻还是不够,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,她竟然上午才想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她之前一直有刻意记,不过昨晚折腾的太过,导致大脑根本没往这回事上想。

        炸酱面上来之后,兰明自然的端过陆瞻的碗,要给陆瞻拌面条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瞻立刻拿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兰明欲言又止,最后只好自己吃面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瞻观摩几秒沈羲浔拌面条,开始自己拌,沈羲浔抬眼,见到陆瞻的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    表情认真,但手里的筷子仿佛不听使唤,常人看来三两下就能拌好的面条,在陆瞻手里,却不见太大变化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这才明白兰明的欲言又止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把自己拌好的这一碗,推到陆瞻面前,端过陆瞻那一碗,说道:「以后吃面条,我给你拌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荣幸之至。」陆瞻爽快应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吃到中途,沈羲浔还是心虚的说道:「本想凌晨祝福你,可是睡着了,今天中午的炸酱面代替长寿面祝你寿比南山,礼物嘛,下午再补给你。」

        陆瞻仿佛也才意识到今天是他的生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顿了两秒说道:「礼物你之前送过了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时间有点长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不过生日,不信你问兰明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是,老大从来不过生日。」兰明立刻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似乎知道陆瞻为什么不过生日,有些心疼,她深情款款的看着陆瞻说道:「以后你的生日,我给你过,只有我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好,只有你给我过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旁边的兰明早

        就被这两个人的狗粮喂饱了,就不该和他们一桌吃饭,他们别扭,他也别扭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现在不是度日如年,是度秒如年,他匆匆吃完面条,先行去停车场等他们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和陆瞻两个人在两碗炸酱面面前光是凭眼神,就腻歪半天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吃完,已经又过了半个小时。

        新房在二环,西宸府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看着这个地理位置,说道:「肖原家在附近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你们两个的关系,为什么会这么好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小时候就认识的缘故。」沈羲浔没多说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他和你一个孤儿院出来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你知道?」

        陆瞻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「这件事情,要保密,否则对他是致命打击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肖家藏的很好,一般人查不到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陆总这是夸自己不是一般人呢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那是自然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说你胖,还喘上了?」沈羲浔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瞻用力揽揽沈羲浔的肩,说道:「你说什么,就是什么。」

        西宸府是二环里的一个高端社区,清一色的洋房,和紫禁城的朱墙黄瓦遥相辉映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羡慕过肖原家的大平层,没想到,陆瞻准备的婚房,恰好是一个大平层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站在房间里,房间大的令人窒息,装修现代简约却又在不经意的地方透露着奢华。

        玻璃上是红色喜字剪纸,给这极目空旷的地方增加不一样的氛围感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的手指从精致的窗花上轻轻划过,复杂的情愫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转身问陆瞻:「都是你准备的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算是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怎么还算是?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的意愿,别人来执行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你介意去见我父母吗?」沈羲浔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「见你父母是应该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很感激陆瞻的出现,她的手环上陆瞻的脖子,问道:「怎么对我这么好?是不是被我魅力征服了?」

        陆瞻吻上沈羲浔,用行动回应为什么对她好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的手不安分的钻进陆瞻的衬衣,陆瞻能感受到她想要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,两个人在最近的一间卧室,缠绵一次才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次来这里,是他俩交缠的印迹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的耳朵泛红,和陆瞻十指相扣的往外走。

        「什么时候有时间,把这里的房本,加上你的名字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不用,这是你的婚前财产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那么爱赚钱,这会儿给你还不要?后悔的时候,可别来找我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赚的钱,是我自己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我的,也是你的。」

        「是,你都是我的。」沈羲浔嗤笑。.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腻到车前,兰明算是开了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跟着陆瞻这么多年,也没见过陆瞻如此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深深怀疑,陆瞻是魔怔了,不正常,太不正常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或者,恋爱中的人,都是傻子。

        /133/133351/3125454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