歩看书 - 都市小说 - 瞻前顾后在线阅读 - 第181章 什么都知道

第181章 什么都知道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看着陆瞻,脑海里竟浮现出两个人曾经少儿不宜的画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这是馋了?

        赶紧又喝口水,把这顿时起来的混沌情绪收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将远飘在外的理智拉扯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问道:“出差多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两个月左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心里想着,两个月之后,再回来,他这阴晴不定的狗脾气,没准就不是今晚这种含情脉脉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明天有时间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去领证吧,你不是打算,余生都想和我在一起吗?”沈羲浔眯着眼睛,看陆瞻的反应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瞻表情明显一怔,他好像根本没有想到沈羲浔会如此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他应声说道:“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这下,比陆瞻还要震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真的是认真的?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捏捏自己的脸颊,陆瞻问道: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看看是不是做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瞻的嘴角扬起来,宠溺的说道:“傻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鼓着嘴,手心冒出一层细密的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高三,圣诞节前夕,气温骤降,吴叔给我带的被子多,我在柜子里有床多余的,顾蓬借走了,我知道他借给了你。”陆瞻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有些诧异,那床被子竟然是陆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冬天特别冷,她的床铺正挨着窗户,顾蓬知道之后,告诉她有床闲置的被子,让她搭在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现在都还记得晚上下晚自习,抱着被子回寝室的路上,小鹿乱撞的心。

        被子搭在她的棉被之上,窗角的凉风,便不再让她半夜冷醒。

        淡淡的清洁味道,是她对顾蓬心动的开始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这会儿,陆瞻却告诉沈羲浔,那是他的被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抿着唇,不知道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后来,天暖了,你把被子还给了我。上面,有你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有些尴尬,问道:“什么味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淡淡的,花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想到当时,她也不用香水,想必是洗发水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怎么不告诉我是你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圣诞节之后,你都和顾蓬眉来眼去了,我还告诉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心里想着,那个时候的陆瞻,还真是纠结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瞻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木雕的小葫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生日贺卡里的那个?”沈羲浔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偶然间知道陆瞻的生日,就在圣诞节前,她那会儿还是陆瞻的前桌,便给陆瞻送了张生日贺卡,总觉得一张贺卡太过单薄,她便在寝室用木头给陆瞻雕了这个小葫芦。

        小葫芦非常小,不过硬币大小,当时送的时候是浅木色,这会儿,兴许是揉搓或者是氧化,已经变成胡桃色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瞻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没想到,陆瞻竟将这样不起眼的东西,留到现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有被感动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我用三月三的桃树枝亲生做的,可以驱邪避灾。”沈羲浔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当时,你也是这么说的,所以,是真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瞻挑挑眉,说道:“算你有良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一直很有良心,不过你后来,对我的种种,简直是不可原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和顾蓬叫我吃饭,让我看你俩在我面前秀恩爱?”陆瞻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秀恩爱,我们两个不过是朋友。再说,你饭没吃就走了,针对意味太明显,我出去找你很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见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那会儿陆瞻就在餐厅旁边的一个胡同里吸烟,看沈羲浔在外面徘徊很久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想到这些,就会又委屈,又憋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气鼓鼓的说道:“就该让你都偿还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都偿还给你。”陆瞻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为什么在宿舍说,最讨厌的就是我,他们都告诉我了,全班都知道。”沈羲浔委屈巴巴的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后来有人和我说,越是讨厌谁,就越是在意她。或许,是我太在意你,不想承认。更不想,情绪被你牵扯,在我看来,情绪受别人影响,还是女生,是非常恐怖的一件事。”陆瞻坦言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听到陆瞻如此说,这么多年的心结,仿佛不再耿耿于怀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把葫芦重新还给陆瞻,说道:“雕葫芦的时候,我划到手,疼了很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,你手上贴了创可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,他什么都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瞻伸出手,沈羲浔看着陆瞻宽厚的手掌,她嘟着嘴,伸出手放在陆瞻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袭来的温热感,让她的心,就像那年冬天的夜晚,抱着被子回寝室的路上,小鹿乱撞。

        是无数次开玩笑的时候,所表露的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她一个人所拥有的关于他的所有。

        是无惧无畏,我给你我所拥有的一切,没有目的没有目标,换来你对我的一往情深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瞻牵着沈羲浔的手,离开餐厅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的手被陆瞻顺势放进大衣口袋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瞻身上,依旧是她所熟悉的淡淡橘子香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无关乎纷杂烦扰,不过是红尘一场,你我倾心的平静与甜蜜。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109/109788/2845125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