歩看书 - 都市小说 - 瞻前顾后在线阅读 - 第155章 遗憾吗

第155章 遗憾吗

        吃完晚饭,沈羲浔回到新蓝湾,她看着电脑,若有所思。

        电脑屏幕上,是林赫发到三人小群里的监控视频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看着蓝烟,林赫嘴里,这个和她极像的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看了多少遍,她拿起电话,打给陆瞻。

        听筒里的等待声,让她心跳快了几拍。

        几声之后,陆瞻接通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事?”沉哑的声音,从听筒里传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是一阵嘈杂,随之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见到有你的未接,刚想起来问问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给有光上课,要和我请假,这是之前订的规矩。”陆瞻声音平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,下不为例。”沈羲浔语气也很平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之前,你查我父母的事情,有结果吗?”沈羲浔不绕弯子,直接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。”陆瞻回的也很直接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沉默几秒,沈羲浔听到对面,打火机的金属盖被打开的清脆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瞻,昨天见了你爷爷,确切的说是你爷爷见了我。他没让我告诉你,我应了。但隐瞒或者欺骗,在你和爷爷之中选一个的话,我选择爷爷。”沈羲浔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关于你的婚事,爷爷表示,他的初衷,并不想干涉太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是来当他的说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爷爷并没有和我说太多。很多事情我们别无选择,就像出身,就像未知的意外。你有你的不得已,我只想告诉你,我曾经对你说过的话,每一句,都没有欺骗和谎言。任何时候,你只要来找我,我都会在原地。”沈羲浔最后两句,有些低沉,有些深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说完,她都禁不住鸡皮疙瘩掉一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换做之前,陆瞻一定又酸她这些甜言蜜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话,她只会对陆瞻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和她结婚,你怎么看?”陆瞻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改变不了的事情,看法还是少发表为妙。滚滚红尘,怎样的态度都是奔赴人生死亡的终点。不管你做任何选择,任何决定,我更希望,你会考虑自己。如若亡者未亡,他在意的也许不是名,而是所在意的人是否快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想到陆远景含蓄的话,关于陆家死亡的人,他们所在意的,也只有陆瞻的父亲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瞻听到沈羲浔的话,心头一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爷爷和你说什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都没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实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是实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瞻眸色深沉,吐出一口烟雾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忙吧,我没事了。”沈羲浔准备结束和陆瞻的通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陆瞻应声。

        挂断电话,沈羲浔吐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对陆瞻闷的几天气,早就不知道散到哪里,这会儿,全然没有任何脾气,她想哪天陆瞻要她的命,她都会主动献上三尺白绫。

        遗憾吗?挺遗憾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瞻在外面吸完烟,回到酒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尹恒和旁边的妹妹,乐此不疲的喝着酒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瞻回来,不做声的喝了杯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出什么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前几天,我本想告诉羲浔,你也是身不由己,没机会张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多管闲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这不是给牛郎织女牵线么,再说,蓝烟不是省油的灯,她嫁进陆家,没准是什么算盘,以后远景不姓陆,姓蓝也没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敢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怎么不敢,都能搞定爷爷,来势汹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见不得光的龌龊手段,总有一天会暴在太阳底下。敢嫁,就试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瞻,我可劝你,若你和蓝烟真结了婚,那牵制你的办法多了去了,媒体,远景的声誉,随便点手段就能烦死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瞻又燃起一支烟,说道:“我总得摸清,她用什么要挟的爷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蓝家背景,查清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查了,她爸蓝星恺浪荡子一个,不是什么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他怎么找来的爷爷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很奇怪,这之间一定有牵线人。明天,等恩佐那边回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恩佐这些年也不容易,在外奔波着,整天给你查这查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倒有让他稳定的打算,是他自己不愿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都是混口饭吃,喜欢就好。”尹恒说着,又开始和旁边的妹妹互动。

        没过一会儿,他转头对陆瞻说道:“你猜,颜妹妹现在和谁好上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兴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潘卓,潘家少爷。”尹恒挑挑眉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瞻虽不关心颜依依,但听到这话还是略微惊讶。凭借颜依依这种凄凉背景,能这么短的时间抱上潘卓这颗大树,本事不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打她主意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,不过是和潘卓聊起来这件事,颜妹妹够实诚,和潘卓交底了,一点没藏着掖着。潘家肯定不能同意,玩玩罢了。”尹恒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嗯。”陆瞻应了一声,没发表什么看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沈羲浔说的话,还在他耳边盘旋。

        爷爷一定是对她说了什么,不然她怎么莫名其妙的提起亡者之事,他猛然清醒,蓝家,莫非是抓了陆沛宇的把柄?

        陆沛宇是陆瞻早逝的父亲,这么多年,是陆远景心中无法言说的痛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瞻越想越觉得可能性最大。

        陆远景这个年龄,在意的东西,已经没多少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父亲,当年在火灾里因为救人牺牲,是陆家一家人叹息又无可奈何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走了。”起身往外走。

        尹恒和一旁的妹妹,聊得正起兴,没跟上陆瞻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瞻出了酒吧,给恩佐打了通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后,回到樾禾。

        蓝烟正等在客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回我消息,不接我电话,我总得见到你的人。”蓝烟委屈的说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瞻旁若无人的往楼上走。

        蓝烟起身在楼梯口抓住陆瞻的胳膊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瞻很反感的甩开,说道:“婚,还没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瞻继续往上走,蓝烟在楼下喊道:“你太蠢了!既然不能改变结果,为什么不尝试和我接触,我哪里不如那个女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瞻顿住脚,两秒,又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多说一句,都是浪费口舌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有光听到动静,打开门,冷哼一声道:“别白费功夫,我大哥是不会喜欢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蓝烟气得跺脚。

        吴管家在一旁不敢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蓝烟气鼓鼓的离开樾禾,打了通电话,眸色阴狠狠的。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109/109788/2845122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