歩看书 - 都市小说 - 瞻前顾后在线阅读 - 第91章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

第91章 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

        任寿要到楚楚电话,离开向铎的病房。

        向铎打起游戏,时间过得很快。

        没一会儿,向明生和柳晓月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在房间里看到一堆吃的,问道:“谁来过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明生神情有些微变,说道:“她人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向明生眼里的光,瞬间又黯淡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柳晓月知道向明生这么多年,心结就是和女儿向雨的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她轻拍向明生的肩膀说道:“想明白,她自然会回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和你说什么了?”向明生又问向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教我几句,唠叨我几句,就走了,没说其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问你爸了吗?”柳晓月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问,但我告诉她,爸现在身体不好。”向铎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和她说这些做什么!”向明生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还想这样老死不相往来一辈子?我还不是为了让她回来看看你。”向铎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好的别给我惹事就行,看看你这脚,上个学都不让家里面安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了知道了。”向铎打住向明生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向铎继续玩游戏机,柳晓月问道:“谁给你拿来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跟医生借的。”向铎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在这些事情上面,耍小聪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也是本事,谁说非得学习好才算。”向铎挑眉。

        柳晓月看看向铎的脚,欲言又止。

        向明生接了个电话,神色匆忙的离开病房。

        柳晓月和护工嘱咐半天,看看时间,也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向铎把护工支走,病房里只剩他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晚上,楚楚一个人想着白天向铎的话,心里不是滋味,她在路边的烤肉店一个人喝酒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有沈羲浔倾诉,也没有林赫吐槽,她才发现,看似平淡的关系,一旦失去是多么的孤单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候,手机响起,是陌生号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是向雨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,你是哪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任寿,白天电梯里见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保险公司和你什么关系?”楚楚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里来的我的电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向铎给的。”任寿直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楚楚眉头微皱,不太高兴的说道:“你查我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不是,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,我欠你的人情必须得还。”任寿赶紧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楚楚耸耸肩,用夹子给烤肉翻面,火烤的肉呲呲作响。

        也许是太过无聊,她说道:“来炉中火烤肉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任寿一听,坐得笔直,说道:“马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挂断电话,楚楚把手机扔在一旁,心里想着这是惹上一块狗皮膏药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任寿样子不差,能入她的眼,要是长得丑,她直接拉黑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和人相处,别上升到灵魂,都是看脸。

        十多分钟,任寿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楚楚坐在靠窗的位置,旁边两三个喝空的清酒瓶子。

        任寿穿着格子薄风衣,内搭一件白色t恤,腕间是一块黑色的运动手表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把薄风衣脱了递给服务生,坐下之后,先把旁边倒了的一个空瓶子扶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会是你一个人喝的吧?”任寿指着空瓶子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楚楚推给任寿一瓶清酒,说道:“喝点,别干坐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任寿拿起瓶子看看,往旁边的杯子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种勾兑品喝着有什么意思?”任寿尝了一口,酒精混杂着葡萄味,让他不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多喝点,看看到底有什么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楚微醺,看着任寿有一种错觉。

        陌生的,今天过后不会再有联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出了什么事?”任寿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家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愿意为你解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把你海王那一套用在我身上,我不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是海王了?你怎么就能判定我是海王呢?”任寿不服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一见面,就穷追猛打,你认识我吗?了解我吗?你们整容医生,见过的美女多了去了,经验如果不是早就积累,能这么快就找到我?”楚楚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的挺有道理,可我不是海王,我是真的想还你人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强调,越强调越假。人情我都说了不用还,精神科你也不看,你和我讲单纯,我不信。”楚楚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自己也不信。”任寿认真。

        楚楚冷哼一声,反倒是笑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较真干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她这会儿,不过是无聊,没必要较那份真。

        楚楚和任寿又各喝一瓶,她觉得她量也就这些,不再多喝。

        任寿面不改色,说道:“你一个女生,在外面喝这么多酒,不安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意心领。”楚楚脸颊酡红,眼神迷离的看着任寿。

        多少张精致无可挑剔的脸出自任寿的手,他也追求完美,但总觉得差点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楚楚并不完美,但这张脸,总能让人过目不忘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的美是无可挑剔,让人心动,更多的是一份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的疏远。

        楚楚和沈羲浔不同,是变化多端,每一部分虽平平无奇,但组合在一起,就自然生出一股独属于她,不一样的优越气质。

        丰盈的唇,让人一眼就能看出柔软,白皙的皮肤,在灯光下,一笑一颦都是生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任寿明白了,就是那份生动,吸引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任寿看着楚楚的丹凤眼,这双眼睛,若真的变成双眼皮,怕是少了现在的灵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像盯患者一样看我。”楚楚吐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家住哪,我送你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,我有代驾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任寿不想错失送楚楚回家的机会,说道:“我和代驾一起送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随便。”楚楚没精力和任寿争执这些。

        楚楚想起点什么,眼前一亮,问道:“你在第一医院?”

        任寿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角色的转换只需要几秒,楚楚把任寿当做客户之后,立刻热情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任医生一看就年轻有为,是不是家里面也是医护工作者?”

        突如其来的夸赞让任寿猝不及防,他立刻说道:“是,几代从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父母肯定也很厉害,现在想必是主任或者科长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爸是院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楚心里猛拍大腿,这资源,好啊,好啊!

        院长好啊!

        不是想着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吗,不愁没机会。楚楚心里的小算盘,打的啪啪响。

        酒意消了大半,心情瞬间好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109/109788/2845116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