歩看书 - 都市小说 - 瞻前顾后在线阅读 - 第70章 他也一样

第70章 他也一样

        第二天一早,陆有光早早的自然醒。

        林赫开了辆黑色的越野,楚楚坐在副驾。

        后面是沈羲浔和陆有光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背着固定绷带,好在是秋天,外面穿着牛仔外套,看不出来受过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楚楚姐,我们去哪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灵隐寺,给你林赫哥求姻缘,给你沈老师求平安,给你求成绩。”楚楚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给你自己求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求发财。”楚楚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沈老师最近不平安吗?”陆有光敏感的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拜你大哥所赐,断了锁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有光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听她胡说,我没事。”沈羲浔不想让陆有光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沈老师你锁骨真断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已经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涌上心来的是紧张和担心,陆有光着急的问道:“是因为我大哥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,我自己不小心,你照顾好自己,不用担心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有光松了口气,说道:“哦,那好吧。对了沈老师,上周小测,我进了前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更为惊讶,没想到陆有光进步如此神速,她掩不住喜悦,给陆有光竖大拇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啊有光,这么给沈老师长脸。”楚楚回头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有光被夸,有点不好意思,说道:“爷爷说要亲自谢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,这才刚开始,咱们距离北城大学还有段距离。如果想谢,等你考上北城大学再谢。”沈羲浔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告诉爷爷。你真的相信我能考上北城大学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逻辑思维比我好,我都能考上,你自然也可以。”沈羲浔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几句话让陆有光信心满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给我求成绩,愿望太多菩萨忙不过来,就给求沈老师平安。”陆有光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倒是和菩萨一心。”楚楚在前面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很欣慰,烦恼之事消了大半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个人有说有笑,大部分时间是楚楚给陆有光讲着北城大学的传闻轶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个多小时之后,到了灵隐寺。

        灵隐寺在山顶,几个人一起往山上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在医院养伤,很久不运动,还没到半山腰整个人已经累得要坐在一旁歇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是北城大学的全马选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楚楚陪沈羲浔一起坐下,林赫和陆有光站在一旁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也知道那是当年。”沈羲浔喝了口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天天在医院躺着,肌肉怕是都萎缩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有这么夸张,我每天都散步。我不过是今天身体有点虚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,燕窝粥得天天有,一顿不管事的。”楚楚对林赫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沈老师,我背你。”陆有光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,我休息一会儿再走,你们先上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起来,他俩不敢走。”楚楚说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擦擦额头虚汗,重新起身。

        秋意正浓,半山腰的景色很好,红叶渲染,远处雾蒙蒙的像是仙境。

        山风袭来,阵阵微凉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放慢步子,慢慢走便不会喘,何必一口吃成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爬山只需半个小时,几个人走了一个多小时。

        灵隐寺香火鼎盛,香客不断,沈羲浔几个人进了寺庙,林赫带着他们,直奔最里侧的大殿,里面是弥勒菩萨,林赫说这里最灵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抬头,佛像巍然矗立在汉白玉雕成的须弥宝座之上,佛头部直顶上层阁楼的藻井,佛像面部庄严,头戴五佛冠,双目微垂,嘴唇紧闭,看起来万般慈祥。

        震撼直指人心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在菩萨面前跪拜,钟声在身后悠扬,沈羲浔的心随着这钟的声响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几个人祈祷过后,沿着廊院两侧往外走,其中一间寮房里坐着一位僧人,他说道:“施主,有灾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顿住脚,看向僧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多谢关心,我的灾已经过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恰恰相反,只是刚刚开始。”僧人一副了然模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师,她的灾怎么破?”楚楚立刻过去问。

        林赫也跟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自然不信,她拉着楚楚和林赫说道:“刚才菩萨说我挺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赫和楚楚不想走,沈羲浔只好拉着有光,说道:“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沈老师,你怎么不听听他怎么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的好听,听了开心,说的不好听,听了堵心。何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林赫哥和楚楚姐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霸王,我去山下等你们。”沈羲浔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。”楚楚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林赫和楚楚,向来迷信这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信吗?”陆有光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谈不上绝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走着,陆有光手机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哪儿?”陆瞻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灵隐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还没等陆有光多说,陆瞻已经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有光耸耸肩,说道:“大哥昨天晚上心情不好,喝了很多酒,他平时不爱喝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不说话,心情好不好和她有什么关系?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大哥对待自己人,是刀子嘴豆腐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认识你大哥,他什么样,我自有判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比我可怜,听姑姑说,以前爷爷管他,只要他有一点不听话,直接打。木棍打断过好几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轻咬嘴唇,脑补着陆有光说的画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以为,你爷爷会很宠爱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时候爷爷精力旺盛,管大哥很严,教育理念就是棍棒底下出孝子,爷爷没打过我,对待我和我哥,一个天一个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哥不反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年纪小的时候反抗也没有用,后来大哥长大了,表现很好,各方面都很优秀,爷爷满意,便也不再打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也没见过父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见过,不过和没见过差不多。姑姑这么和我说的,再具体的我也不清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听着陆瞻这比她好不到哪里去的凄惨,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含着金汤匙的少爷的光环,顿时没有那么闪耀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人世皆苦,他也一样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不想走路下山,便和有光去排索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刚才,我们为什么不坐索道上来?”沈羲浔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林赫哥说这里只下不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看着人上人下,瞬间觉得被林赫侮辱了智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能林赫哥想让你锻炼锻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会儿再找他算账。”沈羲浔拉着陆有光坐上缆车。

        比走路舒服很多,悬在半山腰,远离喧嚣,自然风光尽收眼底。

        缆车徐行,沈羲浔扫了眼陆有光的侧脸,叛逆的年龄,略带青涩的稚嫩,却能和她敞开心扉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弟弟,她是真的喜欢。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109/109788/2845114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