歩看书 - 都市小说 - 瞻前顾后在线阅读 - 第69章 谁说我喜欢

第69章 谁说我喜欢

        蓝烟是君悦会所的招牌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卖艺不卖身,再加上清纯柔美的长相,婀娜妩媚的身材,多少富家公子哥都想着重金买到蓝烟初夜,不过蓝烟早就放出话去,心有所属。

        明眼人都知道,蓝烟是想着陆瞻呢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陆瞻从没表过态,但君悦会所是远景的,蓝烟说不,也就没人敢惹。

        蓝烟穿着一袭浅绿旗袍,腰肢纤细,前凸后翘,两条腿细长,旗袍开叉到大腿根部,白皙的臀若隐若现,引人遐想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端了杯酒坐在陆瞻身旁,娇柔说道:“烦心事不妨放一放,说不定,玩开心了就会有答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瞻不想身边有女人,刚才当着这么多人没驳尹恒面子,蓝烟过来,话音刚落,陆瞻直接冷声说道:“离我远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陆总。”蓝烟委屈,一双可怜楚楚的眸子噙着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别自讨没趣。”陆瞻直说。

        蓝烟抿抿唇,起身离开包厢,其他几个陪酒的妹妹心里暗爽,谁叫她蓝烟天天自命清高,张嘴闭嘴陆瞻的人,这会儿吃了瘪,都在看热闹。

        怜香惜玉几个字,陆瞻不懂。

        蓝烟在陆瞻这碰多少次南墙,她自己也数不清,不过下一次,她还会继续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心这么狠?”尹恒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没毛病吧。”陆瞻瞥了眼尹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瞻,我告诉你,你这会儿心里想的谁,就中了谁的毒,是不是沈妹妹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光。”陆瞻又把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有光的一通电话,让他烦闷,这烦闷的缘由,他自然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我说,女人得哄。没有哪个女人,不喜欢被哄。如果不够开心,只是你哄的不到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这一套,不用传给我,我没有要哄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还以为你铁树开花,原来是空欢喜一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哪天你后院起火,别来找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,这种事情不会发生在我身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,你是出了名的情场小王子,社交一枝花。”陆瞻轻嗤。

        喝了会儿酒,陆瞻提前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樾禾,他直接推开陆有光房间的门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有光在书桌前算着数学题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瞬间,陆瞻哑然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说过,陆有光很敏感,也需要细微之处的照顾,而他,这么多年,除了指责陆有光,没有其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自从沈羲浔教了陆有光,太阳打西边出来的事情也不少,就像这会儿的深夜学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哥,什么事?”陆有光回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事,早点睡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瞻离开陆有光房间,去浴室冲了个冷水澡。

        思绪杂乱,整个人有些浑噩,想做很多事,但集中不起精神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状态,是物极必反之势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像吸烟,酗酒,打游戏,没接触的时候不知其滋味,接触后是难舍难离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瞻没接触过女人,这会儿,越发觉得女人是麻烦的事情,会让人失控。

        倘若他像尹恒一样,整日花丛中流连,这会儿也不至于如此。

        洗完澡,陆瞻躺在床上,看着手机,打开之前兰明给他的沈羲浔的资料,又看一遍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突然想起点什么,在书柜里翻来翻去,终于找到夹在书里的墨绿色贺卡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排干净工整的小楷,陆瞻目光深沉的看了几秒,不耐烦,又塞到书里,重新放回书架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要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睡不着,拿来一瓶威士忌,半桶冰块,消消这燎原大火。

        刚才在酒吧喝了不少,这会儿,一个人自斟自饮,百无聊赖的打着沈羲浔通关的游戏。

        酒意阵阵袭来,眼眶灼热,他嚼碎几个冰块,躺回床上,拿着手机,盯着沈羲浔的电话,倒背如流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陆瞻手机响,吓的得他一个激灵起身。

        再一看,是尹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丫有毛病,大半夜的打电话。”陆瞻没好气的骂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尹恒皱眉,看看手机时间,无奈说道:“也没有很晚,我是和你说,你钱包落下了,什么时候给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现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改天吧,今天太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刚说的,也没有很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我让司机,给你送到樾禾。”尹恒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来。”陆瞻声音不容置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病。”尹恒挂断电话,嘴里骂着,还是上了车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瞻的心不在焉,他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别人看不出来,他和陆瞻从小一起长大,一个眼神一个动作都知道什么意思,何况今天晚上,这突然的反常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着,估计是和沈羲浔闹别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热恋中的情侣吵架便是如此,不过陆瞻没经历过,所以会越发异常。

        尹恒见到陆瞻,陆瞻正在餐厅一人喝酒。

        尹恒把钱包扔到桌子上,对陆瞻说道:“吵架了?失恋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喜欢就追呀。”尹恒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说我喜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种种迹象表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还不够了解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认为不和女人接触来往才是正常的,只不过是你心里的鸿沟,是沈羲浔帮你跨的,你不能接受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是要嫁秦东的人,我也不会娶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所以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说,我们两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缠着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哟,原来是遭了冷脸,怪不得一副要死不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宁可嫁秦东,也不会接受我的帮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,她不是傻子。你帮了她,自然还会对她索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白给她馅饼,我在意那两个钱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她和向雨两个人,北城大学毕业一心扑在焱诚身上,北城大学啊,你觉得她是白白吃馅饼的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很笨。”陆瞻总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多年,你身边没有女人,一有女人靠近,你就烦。沈羲浔整天在你身边,你烦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烦不代表喜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的一切反常,都是因为沈羲浔。别告诉我你心里没想她,为什么会是她,因为你喜欢她。想和她有进一步发展,就把握机会,要么就拱手让给秦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想和任何人有进一步发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后半辈子,再也遇不到和她一样的人,不后悔就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字典里没有后悔两个字。你浪荡情场,开心吗?开心过后,不过是虚无一场。这么多年,在女人身上,你又得到过什么?恋爱谈得多,又有什么用?”陆瞻反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感受是我的,快乐是我的,子非鱼安知鱼之乐?”尹恒得意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109/109788/28451139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