歩看书 - 都市小说 - 瞻前顾后在线阅读 - 第44章 被人整了

第44章 被人整了

        秦曼曼听着这话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姨你胳膊肘怎么往外拐,防患于未然,和我去不去学校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家教是我找的,你说她不行,就是说我眼光不行。”梁倩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曼曼这才明白,怪不得梁倩刚才挽着沈羲浔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是妖狐狸,到处都是撑腰的。看她哪天逮到她,谁能帮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那她行,就试试呗。”秦曼曼沉下调子,不再多说,心里打着其他算盘。

        尹恒拉着陆瞻坐到一旁喝酒,尹山月在陆瞻身旁坐下,主动给陆瞻倒酒,嘴上娇滴滴的说道:“陆瞻哥哥,我大学学的教育学,我想教有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,他现在有家教。”陆瞻直说。

        尹山月看看远处坐在陆有光旁边的沈羲浔,心里不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时间也很多,哪天沈老师没空的时候,我帮着辅导辅导,也不是什么坏事吧。”尹山月不死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瞻垂下视线,端起酒杯,没再说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尹山月这时候拉了一把尹恒,示意让尹恒替她说好话,尹恒揣着明白装糊涂,不为所动。

        秦曼曼和尹山月两个人嫉妒的火苗蹭蹭往上蹿,这会儿,不仅秦曼曼见沈羲浔不顺眼,连尹山月,见沈羲浔也不顺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坐到一旁,满脸不屑的吐槽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和陆有光两个人没打游戏,开始下象棋,陆有光的象棋是跟着陆远景学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的象棋和谁学的这个问题要推到很久以前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专心下着,不知不觉,身边开始有围观者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有光信心满满的象棋,最终被沈羲浔杀的片甲不留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有光不但没有不高兴,还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沈羲浔,说道:“沈老师,你太厉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笑而不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时候,尹山月过来,说道:“有光,咱俩下一盘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有光看都没看尹山月,直接对沈羲浔说道:“沈老师,我带你看我养的宠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。”沈羲浔清脆应声。

        尹山月被无视,想找个地缝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有光才不管别人尴尬不尴尬,就算今天是给他来过生日又怎样,还不是看陆家的面子看大哥的面子,再说,他又不想让他们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跟着陆有光走后,秦曼曼在一旁冷嘲热讽:“你看看,她都骄傲成什么样子?一个家教老师笼络住学生的心,就以为拥有整个陆家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生活在底层的人,就是这个样子。没见过市面,给几个甜枣就不知道姓什么。”尹山月似乎也忍无可忍,脸上褪去刚才的淑女气,满脸鄙夷的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跟着陆有光去了后院,后院很大,郁郁葱葱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有光一一介绍宠物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种类不少,但中规中矩,羊驼,狗,乌龟,宠物猪,还有一池塘的鱼……没有沈羲浔脑海里的软体动物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只牧羊犬跑过来,陆有光蹲下身子,抚摸着牧羊犬,说道:“这是我沈老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牧羊犬仿佛真能听懂一样,靠近沈羲浔转了一圈,闻了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叫边边。”陆有光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蹲下身子,刚想抚摸边边,却觉得一阵眩晕。

        强忍着,抚摸边边之后,身上有一种异样的不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洗手间在哪里?”沈羲浔起身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带你去。”陆有光带着沈羲浔,往别墅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进了洗手间,锁上门,说道:“你先去玩,不用管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有光回到前院,坐在藤椅上打游戏,不一会儿,尹恒的弟弟尹嘉过来,他俩年龄相仿,差不两三岁,便一起打起游戏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中途,他想把沈羲浔就是大神的秘密告诉尹嘉,不过最后还是忍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用冷水洗脸,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脸颊泛红,眼球灼烫,越来越强烈的燥热感,无处释放,喉咙开始干涩,她似乎意识到,事情不妙。

        攥紧拳头,却觉无力。

        靠在墙边,想着是谁对她做的这种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付乃秋的身影浮上心头,她有些苦涩,付乃秋似乎明白,沈羲浔并不想嫁给秦东,不过是逢场作戏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付乃秋自然就有办法让他们生米煮成熟饭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不断用冷水洗脸,但清醒的意识却越来越差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,她颓在墙边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把手机关机,她怕这个时候做出不理智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好在,别墅里很安静,大家都在外面玩,这个洗手间也无人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躲在这里不是长久之计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的心头如有万蚁在蚀,痒得她抓心挠肺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索性进浴室,拿下喷头,直接用冷水冲她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浑身的灼热感短暂消退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瞻见陆有光和尹嘉打起游戏,走过来问道:“沈老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去洗手间了。”陆有光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瞻本不在意,但太久沈羲浔都没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【住厕所了?】陆瞻给沈羲浔发的消息久久没回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拿起手机,给沈羲浔打了个电话,却是关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心里隐隐不安,径直朝别墅走。

        洗手间的门紧闭,他过去敲了两声,说道:“厕所太香舍不得出来?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瞻见里面没动静,又敲了几声门,还是没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再不开门我踹了?”陆瞻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依然没动静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瞻找吴管家要来门锁钥匙,陆家的大小门都有一把备用钥匙,因为小时候陆有光有次把自己锁在屋里,打不开房门哭得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    开门后,陆瞻见到靠在浴室墙边沈羲浔,蜷在一起,浑身已经被浇透,白色的裙子黏在身上,刚有多好看这会儿就有多狼狈。

        莲蓬头被她抱在身上,陆瞻眸子一沉,两步过去,发现冲的都是冷水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的身上冰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拿起一旁的浴巾,裹到沈羲浔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脸色像纸片一样煞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准备一会儿出丑?你现在是陆家的老师,代表的可是陆家。”陆瞻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无力反驳,她轻轻抬眼,看到陆瞻的熟悉的脸。

        如释重负,露出无力而会心的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瞻看着狼狈的沈羲浔,嘴上责备着,心里不舒服,明显的,她被人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瞻嘴上说着“冷死你”,把她抱到二楼卧室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他的衣服,也被沈羲浔浸湿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被陆瞻抱起的那一刹那,天旋地转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靠在陆瞻身上,手不安分的伸进陆瞻的衣领。

        嘴上喃喃说道:“我要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声音软若无骨。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109/109788/28451114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