歩看书 - 都市小说 - 瞻前顾后在线阅读 - 第37章 一见如故

第37章 一见如故

        微颤的指尖抚过照片,喉咙被塞了一团棉花,温热的液体要涌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听到浴室门的动静,沈羲浔把相册塞回书架。

        调整好情绪,她回头,陆瞻正擦着滴水的头发,腰间缠着浴巾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的眸子对上陆瞻深邃的寒眸,记忆翻滚,她舔舔唇角,喊了声:“陆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上课去了,你耽误的课时费,照旧。”沈羲浔垂下视线,不动声色的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,一别高中,这么久以来,沈羲浔第一次喊陆瞻的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回到陆有光房间,沈羲浔开始和陆有光整理一个月的学习计划,做几门学科的学习大纲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有光跟着沈羲浔的思路,中途沈羲浔提问几个简单问题,陆有光全都回答上来,信心倍增。

        时间过得很快,下课后,陆有光问道:“沈老师,你心情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没有。”沈羲浔掏出手机,按照之前的约定,和陆有光打游戏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有光激情满满,在游戏里四处宣扬着“谁主沉浮”是他老大。

        玩游戏的时间更是飞快,到时间后,陆有光恋恋不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下午我有事,明天上午继续上课,记得和你大哥说请假的事情。”沈羲浔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的沈老师,我加你微信吧,说完我告诉你。”陆有光趁机要微信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加了陆有光,陆有光屁颠屁颠的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沈老师吃完午饭再走。”陆有光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用,公司有事。”沈羲浔拎起包朝外走,陆有光跟在身后,让吴管家叫司机把沈老师送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瞻坐在客厅,看着陆有光的一举一动,眸子里的狐疑从未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送走沈羲浔,陆有光走到陆瞻旁边,说道:“大哥,沈老师要给我连补一个月的课,你和学校请假,还有,你得给沈老师公司单子,不然她没法请这么久的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瞻听到后半截,直接怒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就是她沈羲浔打的主意。

        真是好样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瞻没理会陆有光,三两步走出去,追上司机,把沈羲浔拉到他车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的手腕被陆瞻掐痛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瞻不但没松手,反而更用力。沈羲浔的手腕要被折断,疼得沈羲浔出冷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了焱诚单子,来打有光的算盘,我看你是不要命了。”陆瞻手背部青筋凸起,巨大的力量让沈羲浔疼得窒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的脸涨红,用力推陆瞻,没有推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会儿的陆瞻,像一头的狮子,猩红着双眼,全是被沈羲浔的再一次背叛愤怒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忍着疼痛,缓缓闭上眼,不再挣扎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瞻不信她,她解释也没有用。

        海里的鱼儿被扔上岸边,垂死时刻,陆瞻松开手,沈羲浔的手腕被陆瞻攥出深深的印痕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瞻在车里燃了一支烟,沈羲浔深呼吸,吸到的又是烟雾,呛的眼泪直流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用纸巾把眼泪擦干,望着窗外,明晃晃的太阳照得她说不上来的委屈。

        想解释,又不想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许久,陆瞻说道:“照片我发给秦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照片?”沈羲浔回过头,警觉的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瞻看着沈羲浔手腕的痕迹,还有一脸的苍白,不舒服的异样在心头闪过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瞻把照片发了几张给沈羲浔,是上午和她上床的照片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惊讶的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抬眼看着陆瞻,似曾相识的眸子,让她心头一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如果发了你能开心,你就发。”沈羲浔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声音不大,陆瞻看着沈羲浔丝面不改色,收起手机,说道:“你和秦东,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,不过如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这精力,不去打秦东的主意,对一个孩子下手?还是把我的话当耳旁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基础不好,背诵九九乘法表,二十六个英文字母都困难。不想办法先把基础追上,这个初一又是白读。我教有光也不能让焱诚喝西北风。情况是这样,如何做陆总定夺,你不信我,是你的事情。还有,有光信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说完,低头揉搓腕间,仍旧是钻心的痛。

        她阖上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瞻看着沈羲浔一连串动作,脸色也是沉郁着,刚才的冲动没有让他带着恼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掐灭烟蒂,陆瞻说道:“要是让我知道你把陆家的事情,卖到秦东那,我让沈家跟着你一起陪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不明白陆瞻脑袋里装的是什么,天天上演被迫害的大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不做对不起你的事。”沈羲浔认真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包括,教有光,她铁了心,要把有光教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得比唱的好听,最不能信的就是女人的嘴,尤其是漂亮女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陆总是承认我漂亮,难得难得。”沈羲浔把氛围从冰冷的深渊拉回来,打趣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瞻对沈羲浔态度的转变,多少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    女人一哭二闹三上吊,在沈羲浔这里,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有光给你买裤子了?”陆瞻继续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椅子上洒了颜料,把我衣服弄脏了。”沈羲浔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他怎么对你服服帖帖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见如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陆瞻对后面这个问题的答案显然不信,但沈羲浔没纠缠刚才被他掐的事情,他也没再多问。

        到了新蓝湾,沈羲浔起身下车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瞻靠在车里,看着沈羲浔纤细的身影消失在视线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些高中的碎片,凌乱着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瞻涌上一股烦躁,回到樾禾,他又找到陆有光。

        陆有光正潜心研究上午沈羲浔给他的几张测试卷子,陆瞻看着陆有光难得没在打游戏,心中的烦躁消退几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掏出手机,给私人医生打电话,让他去新蓝湾一趟。

        沈羲浔见到陆瞻的私人医生,有点诧异,说她没事,也没让私人医生进屋,让私人医生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瞻知道沈羲浔没见私人医生,没再坚持。

        手机振动,接到梁倩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瞻,不是说不用,怎么又用?”梁倩电话里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陆有光执意,先试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梁倩得意,她没看错人,沈羲浔就是有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临挂电话,陆瞻问梁倩:“你和她认识多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学妹啊,她刚一入学就来我们社团,人没问题的,这个你放心。”梁倩知道陆瞻戒备心重。

        陆瞻应声挂断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wap.

        /109/109788/28451107.html